口腹之欲,是疲憊生活的英雄夢想。世紀小店堀井浩二從父親手裏接過這間店時,一定沒想過,這方寸之地,竟承載了一代人的情感記憶...

口腹之欲,是疲憊生活的英雄夢想。

世紀小店

堀井浩二從父親手裏接過這間店時,一定沒想過,這方寸之地,竟承載了一代人的情感記憶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1)

街角一隅,沒有桌椅,食客站立吃完匆匆而去,幾平米大的“丸健水産”藏身于繁華東京的腹地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2)

乍看絲毫不起眼,卻頑強生存了60多年。城市變化如滄海桑田,小店賣的東西卻始終如一:夜市最普通的關東煮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3)

店主浩二如今已至中年,數十年間,眼見周圍高樓平地起,他雷打不動,每天清晨從築地市場購入食材,熬煮湯汁,准時開張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4)

小店雖小,但卻深藏不露。

憑借普通的街頭美食,曾獲得全國“水産廳最佳獎”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5)

當紅女明星石原裏美,也爲小店做過廣告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6)

而小編今天想講的,不是它獲過什麽獎,也不是一個麻雀小館如何名聲鵲起,而是這間小店面裏,60年來的人間冷暖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7)

關東煮被稱爲“庶民美食”熱湯就著隆冬入夜的冷風,滿載著普羅大衆的故事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8)

可以充饑果腹,盛一碗溫暖滿溢,一口氣下肚,再多的艱辛也能被消解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9)

在,賣關東煮的店面多如螞蟻,丸健水産卻依舊很特別。

年代跨度大,許多食客從孩子吃成了老人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10)

同時,它處在赤羽這個“工廠都市”見證了來往的工薪階層,日複一日的生活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11)

小店營業時間從早8點到晚9點,不像別的店面,傍晚才開始招徕顧客。每天從清晨起,這裏的故事,就陸續開始上演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12)

一位穿著西裝的大叔,是一天開張的第一位食客。配著剛出鍋的熱食,一個人獨自喝酒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13)

人到中年被裁員,從事著日夜顛倒的保安工作。

他日初而息,與熱鬧的世界背道而馳。

爲生活奔忙的每一天,這間小店是他喘一口氣的歇腳點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14)

而這位88歲的老人,從店面初立起就開始光顧,食物和人的感情,跨越了歲月風雨,變成了一種恒久的牽連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15)

年近百歲,依舊能像年輕人一樣站著吃,老人還打趣,自己身體硬朗都是托關東煮的福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16)

這位滿臉倦容的年輕人,通宵保安值班剛結束,一邊聽歌,一邊吃著一份關東煮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17)

他還在演唱會兼職工作,朋友們都有了穩定職業,而他爲了成爲一個歌手,還在打工努力著。

夢想甚遠,累的時候,還好有關東煮暖暖心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18)

這位背部輕微佝偻的老奶奶,打包了一份回家,准備和兒子分食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19)

兒子無業,老人打幾份工,扛起家庭的重擔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20)

即使生活已如此不易,她臉上還是挂著笑容,堅信自己的兒子會振作起來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21)

有時一碗熱騰騰的煮食並不夠,故事總是配合著酒。爲了讓生活的壓力得到纾解,店主特意爲食客提供酒食套餐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22)

店裏兩種酒價格都很低廉,一種是灌裝酒,配合5樣關東煮,就成了800日元的隨意套餐,約合48塊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23)

另一種是小山造酒廠的“圓杯子”口味辛辣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24)

時間久了,食客們和老板還研發了一種新的美味:酒兌關東煮高湯。

再撒上五香粉,通體溫暖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25)

辛、辣、鹹、燙交織,這杯特調特飲,是人生的複雜滋味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26)

小店裏的每一個人,幾乎都有不得不喝酒的理由。

而這裏卻不是買醉的地方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27)

酒入肝腸,不做停留,趁著關東煮和酒精帶來的片刻溫暖和勇氣,頭也不回地上路,勇敢地面對現實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28)

小店煮食也有招牌:魚肉山芋餅。

沿用開店之初的制作方法口感既像松糕,又像蛋白酥皮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29)

還有永遠炖得恰到好處的牛筋和蘿蔔,溫潤彈牙,簡簡單單卻有一種說不出口的幸福感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30)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31)

年輕情侶攜手前來,把關東煮作爲早餐。

開動前互相問好,滿臉都是甜蜜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32)

結婚七年的丈夫,陪著妻子來嘗兒時的味道,彼時是媽媽相伴,如今是愛人在側,幸福一路延續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33)

昔日老同學,而立之年四散在城市角落,每年都會約在小時候常來的地方聚會閑聊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34)

而這幾位老炮兒,則把這裏當成了常規據點,十幾年如一日,湊在一起抽煙喝酒吹牛,恍如年輕熱血的時候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35)

還有從巴西尋根的日裔,一家老小,品嘗這關東煮,體會著落葉歸根的味道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36)

無論是倦歸的遊人,還是親切的熟客。

店員都會對他們道一句:“お帰りなさい(歡迎回來)”

每一位到訪的,都是“家人”瞬間,心就暖了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37)

晚上打烊,食客也會主動幫忙收拾,人情和溫暖,隨著關東煮的熱氣,在小店萦繞不散。

60年只賣一種食物,從不設座位,卻喂飽了一代東京人的靈魂(圖38)

每個人的記憶中,都有念之不忘的路邊攤。

它伴你走過悠悠歲月,滿足口腹之欲,激蕩對生活的不竭希望。

本文相關詞條概念解析:

喂飽

喂飽指的是北京市治堵能否“喂飽”河北省車市和拿波蘭“喂飽”希特勒二戰導火索差點被掐滅

座位

座位,包括廂座,香港所指的卡位,及餐廳、交通工具、戲院等一種對坐的座位。座位有些是按票子對號入坐,有些是排隊先到先得,不設留位,通常有不准霸位的規定。座位,有時錯寫爲坐位。

延伸 · 推薦

上海的深夜食堂, 面館至今只收現金, 只賣一種面卻生意火爆

注:本文內容爲小旺仔食記獨家原創,侵權必究上海的深夜食堂,面館至今只收,只賣一種面卻生意火爆。大家的工作越來越忙,可能白天都沒有時間好好吃飯。一些之前常去的街頭館子,現在也沒工夫再去品嘗了。但現在夏天...

30年只賣一種小吃的早餐店,三個人忙不過來,食客:早餐之光

民間小吃的藝術在于接地氣,貼近老百姓的生活,民間小吃是老百姓智慧生活的結晶,是一方文化的體現,是一個地方的濃縮,很多街邊小吃,店面裝修很一般,但是還有很多人來排隊,比如說這家小吃店,30年只賣一種小吃...

藏在北京胡同的小飯館,八張桌子,七年只賣一道菜,不排隊吃不上

天氣越來越冷,凍手凍腳手動腳的季節最讓人心心念念的美食莫過于火鍋了。要說北京的火鍋種類那可多了去了,什麽正宗的老北京銅鍋涮肉,的九宮格,還有潮汕的牛肉火鍋,創意的牛蛙火鍋等等,但是最近最喜歡的火鍋是藏...

網友評論

提交評論
頭像
北緯66度小
靈魂和智慧是什麽?
2019-09-18 06:27 344
頭像
花怎麽都不
智慧寂然不動,感而隨通,變化無窮,威靈莫測,明明了了,自覺自知,靈靈寂寂,無為常為
2019-09-19 22:48 36
頭像
yueyuec
它也能消化吸收利用喽
2019-09-16 01:55 11
頭像
山雨欲來風
靈魂真的存在嗎?
2019-09-18 03:33 418
頭像
藍海晴
司機問我,你從外地來的吧
2019-09-20 12:04 831
頭像
leonjlm
什麽樣的靈魂,可以稱爲不屈的靈魂?
2019-09-19 09:15 896